山西一小区业主与保洁起争执 物业持钢管打哭业主


谈到任何感想,付远军都用“高兴”一词,至多“那是相当高兴”。他说自己不太会表达。

“武汉西”管理所里像韦皓月这样因为武汉封城而被滞留在外地的人,大概有三分之一。还有一部分人则被留在了武汉城内,其余的人就住在了管理所的宿舍。为了安全,他们彼此也都禁止流动。

留在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要继续在收费站上班,“免费不免服务”,他们需要对收费站的各种设施消毒,在地上铺沙袋再喷84消毒液,便于清洁车辆轮胎;根据进出城的物资车辆、救援办公车辆的数量,调整开放车道的数量。有时候,还配合来此卡点检查的警察进行测温、登记信息等。

守卡人:“免费不免服务”

他的这位叔叔患肝癌,之前在同济医院做了手术,目前还在荆州某医院化疗,药物“都是进口的,只有武汉有。”

湖北省交通厅京港澳高速“武汉西”管理所一共79个人,平时实行轮班。

被封禁了76天后,武汉的“解封”仪式就在这里举行。

江苏检察机关依法对时永才涉嫌受贿、挪用公款案提起公诉

韦皓月也在襄阳老家做起了志愿工作,直到湖北其他地州通道全部开放后,她于4月1日返回“武汉西”收费站上班。

日前,云南省人民政府驻广州办事处原巡视员龙雪飞(正厅级)涉嫌受贿罪一案,经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昆明市人民检察院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