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评:武汉“解封” 封什么、解什么?
来源:述评:武汉“解封” 封什么、解什么?发稿时间:2020-04-07 10:24:40


她说,听到“封城”,有些失望,只能在武汉简单做一些菜过年,和家里人再通通视频,“尽量让我们不要出门,呆在家里。”

至于滞留在家的收费站工作人员,单位发出号召,倡议他们到各自所在地从事志愿工作,比如工作人员程女士去了自己所在社区,帮忙测体温、送菜等。

王彩霞个头不高,身穿薄薄的紧身运动装,颇为干练。对着围成扇形的话筒和记者,她把自己的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一个又一个细节,全程笑着,没有任何厌烦。

王彩霞说,“封城”后最大的不变就是买菜。“因为病人需要新鲜食材,很多地方买不到。”因此,疫情期间她最大的感动,就是社区里开始给她们这些滞留人员送菜。

开学第一天,福州启用“定制公交”,采用“一校一车”,家校“点对点”接送高三复课学生。“定制公交”配备了自动测温报警器、人脸识别系统、上下车短信发送等,为学生出行提供安全便利服务。

韦皓月也在襄阳老家做起了志愿工作,直到湖北其他地州通道全部开放后,她于4月1日返回“武汉西”收费站上班。

守卡人:“免费不免服务”

谈到任何感想,付远军都用“高兴”一词,至多“那是相当高兴”。他说自己不太会表达。

他的这位叔叔患肝癌,之前在同济医院做了手术,目前还在荆州某医院化疗,药物“都是进口的,只有武汉有。”

一辆日产轩逸缓缓停在了收费站进城口的岗亭边,收费站工作人员韦皓月摆手示意可直接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