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始发航班机票开售 首批恢复航班进出港近100个


一位意大利医生哭着说: 我们不得不在40岁的病人和60岁的病人之间选择...这太残酷了。

经过警方调查,得知这名护士原先并非在感染科工作,而是在意大利疫情加剧后,自愿调到感染科协助照顾重症病患,不料突然出现发烧等症状,于是在家隔离并接受检测。然而,在接受检测的2天后,这名护士疑似因等不到结果,选择了自溺。疫情拐点遥遥无期,而感染风险、救治压力和心理压力正吞噬医护人员心理防线,而医护人员对意大利的医疗体系失去信心,这远比病毒的蔓延更为可怕。

伦巴第大区的小城克雷莫纳一所医院的护士在采访时就带着哭腔表示,“死的人太多了,这是对我们的一种折磨,我们都开始怀疑自己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不知道怎么帮助病人了。现实就是,我们看着他们死亡,我们内心也死了。”

张文宏强调,疫情拐点很难预测,它取决于大家做隔离和检测的决心。“传染病经不起隔离。”张文宏说,目前,美国很多城市出台了严厉的居家隔离令,这与一月份上海做的事情是一样的。他介绍,当时,上海对所有从武汉来沪的病例进行追踪,此外还要对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

该份声明同时提到了威尼斯一起类似的医护人员自杀案件。3月18日,一名任职于耶索洛行政医院感染科的49岁护士突然失踪,随后被渔民发现溺毙在河中。

一家健康基金会发布的数字表明,大量被感染的医生的防护措施“仍然不足”。

穿戴防护装备的医务人员在意大利北部的贝加莫工作。

美传染病模型专家:5月美国新冠住院患者数将达顶峰

死亡,悲恸,离别,无助,正在考验意大利这个曾经拥有“全球第二完善医疗体系”的国家。

本通告自2020年3月27日起施行。